我不知道

有的时候觉得自己算是完了。

这种温和的自我否定和对主意识的排斥,影响着本来自制力就差的肉体。灵魂是否借由肉体更先一步地狱或天堂,如果一个人在很小的时候被宗教洗脑,后天到底能够挣脱多少,是否会体现在潜意识或是更表面更浅显?当这个人开始排斥阅读,排斥吸收新的知识,多久会死,一天还是很多天,是从停止阅读的下一秒开始还是会无知的活到死去?


时间。时间的触感总是很轻柔。但不是很温柔。

也许活着并不是受罪当你觉得它不是,若灵魂向肉体屈服沉溺在让自己更轻松的无忧无虑之中,是否真的可以做到无忧无虑?这一刻我用笔在纸上点一个点,一个黑色的点并一直凝视它,它何时会将我吞没?有些人用受过的伤痛将自己束缚起来觉得究其一生无法摆脱除非选择死亡,那么这些人为自己的生命画上休止那一刻他们是否真的解脱了自我?死后呢,死后的世界又是怎样的,他们若是如同我一般无法预见,何以觉得那一个世界会比活着的这个世界更好更轻松甚至是没有痛苦?


责任。职责。未来。还有很多这样读出来比看上去沉重的词语。

为什么人类会降生在这个世界上。我是说,为什么我会出生,带着母亲的爱,是的,我也爱她,或者说我其实不爱她,我爱所有人,我是不是也同时恨着他们?出生之时身带权利与义务,爱到底是权利还是义务?为什么要结婚,组建家庭带来的除了孩子之外是否还有其他有意义的事务?有一些人以爱的名义去试图改变的什么真的可以被改变?


有些事如果无法确定,到底是做还是不做?怎样区分?少数决与多数决是否真正有意义?一个人觉得对的,两个人也觉得对,更多人的时候以什么为依据认为自己是对的?觉得别人凄惨就可以对他身边的人指手画脚?为什么?觉得自己喜欢什么东西,所有人就必须喜欢或不喜欢,为什么?人可以代替别人原谅其他人或事吗?凭什么?同理,人为什么可以代替其他人道歉?上级意味着什么?若意味着办事经验的多寡,是否可以在人性上也同样要高人一筹?为什么?爱是否是一切问题的源头?爱是否可以是一切事情的辩解?为什么你觉得你自己拥有爱?如何证明?你如何证明你所举的事例就是爱?母爱是否可以解释一切母亲对孩子的行为?同理,父爱也可以吗?有些人觉得自己是为其他人好才劝人才骂人才打人,为什么这些人觉得自己是为其他人好?什么是为其他人好?很多年前有人伙同他人将我打得遍体鳞伤抢走我宝物,我无力反抗,多年过后我强身健体逐渐强大不愿报仇只希望将宝物抢回,所有人却都指责我狼子野心,甚至我的孩子我的孙子也觉得我所做非人,为什么天道如此,世道如此?我的儿子和孙子是否有错?


坚信一切会越来越好,是否是错?

评论
热度 ( 1 )

© 未尽之事 | Powered by LOFTER